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春天来了,你却走了

文章内容

春天来了,你却走了

作者:曾湘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6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,一场豪雨把我们堵在了厦门大学的校史馆,我们只好耐心的东走走西看看,消磨避雨的时光。

 

  在一间展室里,我看见熟悉的名字:彭燕郊!照片中的他,穿着军装,戴着八角帽,脸上一团孩子气。照片的下方,附了人物介绍:彭燕郊(1920—2008年),原名陈德矩。福建莆田人。“七月派”诗人。1938年参加新四军……

 

  读着这些文字,我真舍不得走开。

 

  彭燕郊是我的老师。

 

  三十多年前,在湘潭大学,彭先生给我们讲授 《诗歌概论》和《民间文学概论》。上课的时候,系里的其他老师,经常轻手轻脚的搬来凳子,坐在教室的后面,和我们一起听讲,做笔记。直至今天,无意间翻开半旧的课本,我还会想起,他捏着粉笔,将诗歌的标题,重重的写在黑板上,然后一边背诵一边讲解,收尾的时刻,虚眯双眼,很享受地自己对自己说,诗是迷人的!

 

  彭先生涉足诗坛很早。他首次发表作品,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大约19岁吧,正值意气风发。那是一首长诗,有一千多行,题为《春天——大地的诱惑》,由《七月》杂志刊行。于是,杂志的主编胡风认识他、赏识他。在注定的因果里,他将来的荣耀和苦难,已经毫无征兆的预埋。

 

  彭先生创作力很强,诗歌频频问世,被中国现代文学史定义为“七月派”代表诗人之一,载誉诗坛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他先后在《广西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担任副刊编辑。骨子里,却还是很有使命感的作家,不停读书,不停创作。

 

  劫难是轰然降临的。1955年,一场运动,使胡风成了众矢之的。权威部门开列了一份庞大的、很有分量的名单:路翎、鲁藜,牛汉、王元化、何满子、聂绀弩,还有彭燕郊等,一个个牵连入狱。

 

  好在熬过来了。彭先生年近花甲的时候,抖落一身风霜,登上了湘潭大学的讲坛。

 

  大学校园,青春荡漾,而诗歌,是青春的亲密伴侣。

 

  作为著名诗人,彭先生自然具有强大的气场。他住在宽敞的教授楼,几乎每天晚上,都有一群一群的学生登门拜访,我也跟随着去过两三回。他家的客厅,像一间会议室,除了桌椅,没有其他陈设。桌子比乒乓球台小不了多少,年轻人围着他,坐成一大圈,话语相当稠密。在那种场合,我因肤浅而羞涩,从来不敢随便插言。

 

  去得最多的,当然是那些热衷写诗的同学,有77级中文班的王鲁湘、庄宗伟,袁铁坚,还有我们78级中文班的银云、周建新……大家称之为“彭门弟子”。在纯粹诗意的语境中,彭先生表达过一些“纯属个人”的观点。他说戴望舒,早期的诗比较好,虽然不大器,但完成了自己,完成了自己就不容易;他说郭沫若,有才气,却在浪费自己。类似的评论,在当时是比较出格的。因为,从我们的教材里,找不出一个对前者的褒辞,也找不出一个对后者的贬辞。

 

  早年,胡风夫妇对彭先生的印象是:毫不做作的朴实,以及,极其敏锐的不愿意显露但又不时显露的是非感。现在看起来,彭先生吃了足够的苦头之后,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秉性。

 

  我们毕业不久,彭先生退休了,从此定居长沙。 

 

  我一直在报社工作,也算是离文字很近的地方,经常在各种报刊上,读他的新作。读《叠水》的时候,彭先生已经辞世,据编辑介绍,这是他生前最后定稿的作品,雄奇悲壮之中,有一种苍凉的遗憾。

 

  2008年3月31日凌晨,彭先生抱恙长逝,他在医院住了8天,彭门弟子庄宗伟、银云等人陪伴左右。他意识到,生命已经进入若隐若现的倒计时状态,很新潮地对他们说,这一回,真的玩大了!他坦然走进了死亡的花蕊,留下遗愿:在追悼会上,请播放贝多芬交响曲——《命运》第二乐章。蹭蹬传奇的一生,凝重如此,铿锵如此!

 

  隔了几年,张晓风和龚旭东整理编注的《梅志彭燕郊来往书信全编》,付梓出版。张晓风是胡风和梅志的女儿,龚旭东是湖南日报社的编辑,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合力研究彭先生。两人一共搜集了117封信,除了梅志彭燕郊的,还有胡风的。私语中,看得见时代风影,看得见美学意趣,看得见一份牢靠的友谊,如何经历雷电霹雳,一直保持到生命的尽头。

 

  因为彼此同行,我和龚旭东有一些交集,他知道我是彭先生的学生,便送了一本《梅志彭燕郊来往书信全编》,并在书中夹了一张《三湘都市报》。报上,刊登了他缅怀彭先生的散文,我还记得伤恸的开头:春天来了,你却走了!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