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通道的绿

文章内容

通道的绿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09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通道是红的,也是绿的。

 

  小车像一叶扁舟,缓缓漂浮在双江到县溪的茫茫绿海。我摇下车窗,绿意如一道闪电猛然扑入,将我瞬间击呆在软座上。绿是从路边的银杏、香樟、老槐、淹覆道路的灌木与野草升腾而起的,汪洋恣肆漫过横卧在山脚的渠水,又浸上山坡,直冲浪涛般起伏的连绵山峰。远远近近的山峦上,我第一次见着了阳光下层次分明的绿,一截浅、一截深,或者一圈淡、另一圈浓。浅者淡者是细叶的垂柳、翠竹,或者阔叶的白杨、枫树,深者浓者是原生态的香樟、楠木、水杉、松树……这一望无际恣睢铺陈的绿海,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,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硕大翡翠,绝无湘中、湘东常见的丛林中赫然突兀的一处村庄、瓦屋,或者开挖矿石,突然壁立而横的大片惨烈伤疤。

 

  我能想见,一只只山雀、斑鸠、竹鸡、鸳鸯、画眉、灰鹤、啄木鸟,乃至列入国家保护级别的白鹇、鹰隼、长尾雉、黄腹角雉与长耳鸮,都在林间自由而欢快地扑腾、鸣唱;一只只华南兔、竹鼠、水獭、豹猫、黄鼬、穿山甲、果子狸、狗獾,或者一头头麂子、野猪,都时而幽秘潜伏,时而昂然穿行在草莽间,像这广袤绿海中的自由王子,享受着千万年来通道独有的苍碧空气与烟霞。他们和素朴憨厚的侗家人一样,是这片绿海幸福而怡乐的主人。

 

  眼前深邃的绿海,曾是丛林王者华南虎的天堂。随行的友人告诉我,这里曾发生过一桩百虎围村的惊魂往事。1957年清秋的一个午后,因有猎手活捉了一只幼虎回村,往日幽寂的高坪村突然被大批狂躁的老虎包围。老虎们威风凛凛,橙黄的身子嵌满黑色横纹,头圆,耳短,尾长,四肢粗劲,吼声如雷,尽显王者气象。它们一连围困三个昼夜,四周山野还有老虎不断赶来,达到上百只。一时虎啸震天,山林、屋宇微微颤悚。村中侗家男女老少不足80人,早已人人面如死灰,与村中所有的牛、羊、狗、鸡一样抖如筛糠。他们急忙放了幼虎,勉强燃起烛天的火堆,敲击刺耳的铜锣,老虎们依然只有愤怒,全然不惧。最后,虎王带领老虎们疾如狂风骤雨冲入村子,洗劫了所有牲畜,还叼走了一个“不怕虎”的“初生牛犊”——不慎走出屋门的小女孩。多年后,当年的见证者们依旧谈之瑟瑟,心有余寒。令人痛惜的是,百虎围村后,各方集结通道顶尖的侗家猎手射杀老虎,王气蒸腾的华南虎很快绝灭踪迹,只剩下它们的众多子民在眼前的绿海中徜徉。
路边的渠水也是深绿的。这是通道的母亲河,俨如一条幽谧碧透的液态翡翠,或者一个柔婉横陈的侗家女子。我乘坐的小车一路前行,她紧紧相随,不离不弃。时而如轻薄的纱巾,依山而绕,飘然探入绿海深处;时而如宽衣的玉体,风情万种,羞涩展开在我贪婪的眼前。曲折的两岸青草密密拥覆,甚或蔓入了水中,不见一丝裸露的泥土。水质清冽,四围山峦与碧树都在水中沐浴着倒影,能清晰见到水底静默的卵形石块与随水流而荡的水草。我禁不住诱惑,下车来到岸边,一两尾游鱼在水中寂然不动,偶尔尾巴一甩,又倏然滑向远处,消失了轻灵的踪迹。我蓦然想起了柳宗元的《小石潭记》:“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。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,怡然不动;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,似与游者相乐。”这渠水不是永州山间的区区小石潭可比,而其幽静、清澈与澄碧则绝无二致。恍惚间,我也成为了水中的一尾鱼,一张一翕,吮吸着醉人的绿,自在而逍遥。

 

  温婉的渠水即使延入人烟辐辏的县城,也依然微尘不染,澄碧如初。在县政府所在的双江镇,我常随友人漫步夜幕下的渠水两岸。堤上香樟成林,清风徐来,裹着看不见却能想象的幽绿。霓虹灯勾勒的风雨桥,现出古雅沉静的身姿,横卧在青碧的水中。真实的桥身与水中的幻影连为一体,犹如一双绰约的连体姊妹。人流在岸边涌动,其间的侗妹,身姿摇曳,绿色的风衣随风而飘,笑靥如晚风里萧萧作响的翠竹,我能感受到她的笑声洒落在水中的回响,而夜幕下原本隐去色彩的渠水,更显苍碧而沉郁了。

 

  通道是一杯绿色的侗家水酒,我愿做山水间的豪饮者,长醉不醒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