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子龙的桂阳

文章内容

子龙的桂阳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1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山岭葱绿间颠簸的小车刚近桂阳,一股英雄气便漫涌而来,浩大、宏阔、雄壮,像钱塘江恣睢的潮涌,或者扯天扯地的骤雨,将小车与车中的我粽子般严实包裹。瞬间,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白马银枪的飒爽身影。

  这是“一身是胆”的赵子龙。“身长八尺,浓眉大眼,阔面重颐,威风凛凛”,许多年后,我还能从少年时的阅读遗存里清晰找到他的英姿,捡拾出当年无限膜拜与神往的心路。人常说:“马中赤兔,人中吕布。”以赵子龙单枪匹马在长坂坡百万曹军中三进三出的神勇,兼其姿颜雄伟,飘逸英俊,我更认同“人中赵云”。

  最早知道桂阳,便缘于这位“常胜将军”。鏊兵赤壁后,刘备鞭指荆州南四郡,赵子龙与同样万夫不当的张飞相争而胜出,揣着从诸葛亮手中慨然领取的军令状,统领人马一阵疾风飞奔桂阳。层峦深处娴静如处子的桂阳,第一次迎来了英气逼眼的大将,往日沉默的山水似乎陡然灵动起来。赵子龙智勇兼备金光灼灼的牛刀,须臾间便令桂阳太守赵范束手纳降,两人约为兄弟。赵范将有倾国之貌的寡嫂请出,打算许配给赵子龙,心思缜密的赵子龙一脸肃然,严词拒绝。他后来对刘备说:“天下女子不少,但恐名誉不立,何患无妻子乎?”这与阵前破军杀将后欣然取人妻女,甚或尚未破敌便高筑铜雀台,遥想“锁二乔”的曹操、曹丕父子有云泥之别,刘备因而感慨:“子龙乃真丈夫也!”

  浩漫如碧海的原野苍翠依旧在车窗外缓缓漂移,山岭与田畴间纵横的小径,或许当年赵子龙便跨着那匹追风逸尘的白马飞驰而过,像一团岭上飘逸的白云。我蓦然想,江山也要文人或英雄捧,有了赵子龙的足迹,桂阳便人杰地灵,光芒四溢,凛然进入英雄城的行列。或者说,桂阳已等同于白袍银铠威风漫溢的赵云,是“城中赵云”。这也是我未入桂阳,眼前便浮现赵子龙横枪跃马的缘故吧?

  徜徉于桂阳文化园的古郡城,我依然浸淫在一阵阵波涌的英雄气息里。

  古郡城是时间深处凝固的桂阳缩影。城外有山有水,葱绿与澄碧拥覆、掩映相宜,如一幅静美的画图缓缓铺开在眼前。像当年千里跋涉而来的赵子龙,我眺望一番白云下逶迤的城墙与城头高耸的箭垛,走过刻着“千年古郡”的景泰蓝牌楼,欣然步入镌有汉隶“桂阳”二字的拱形城门洞,转瞬间眼前豁然亮堂,又跌落另一幅画图中。城内青石板街道开阔洁净,两边屋舍俨然。文庙、昆曲馆、博物馆、图书馆、戏台一一青砖黑瓦,翘角飞檐,仿佛《三国演义》中许昌的某一处场景,浸透着浓浓古意。我遥想千余年前,街上人流熙熙,摊贩云集,勾栏瓦肆人声鼎沸,男女老少如城外山野的渔父樵夫,悠闲而自得。赵子龙甲胄鲜明,手按宝剑,领着二三亲兵巡视于城头上。然而,或许不是节假日,又或许尚不曾完全开放,我眼前的各处屋宇阒寂无声,街道上也仅有三三两两的行人,商业街两旁的饮食、书画、古玩、百货等铺面也都关门落锁,清冷异常。落日的余辉里,只有厚重而古雅的历史回声在空荡的街道上,风一般晃悠、徘徊。

  博物馆的朱漆大门前,我从同行的桂阳友人介绍中,才知桂阳的荣耀远不止赵子龙跃马一端。春秋战国时,楚国与百越作战,便驻兵马于桂水之阳,桂阳也开始得名。汉高祖刘邦击败项羽,一统天下后,首次设立桂阳郡,成为“南控交广,北带衡湘”的兵家要塞。郡治所则在咫尺之隔的郴州,今天的桂阳仅是当年郴州一部。我心中存留已久的桂阳时空陡然前移四百余年,扩展了数百里。友人又颇为自豪地说,桂阳久远的历史,陶铸了牌楼文化、寨堡文化、亭台楼阁古建文化、循吏文化与乡贤文化,赵子龙虽是桂阳的骄傲,却仅是众多乡贤中卓异的一位。

  我若有所思,默然点头,又在万道晚霞里漫步于文化园的古寨堡、循吏碑廊、赵侯阁、文昌阁、尚书亭、榜眼亭、蔡侯阁、蒙泉书院与乡贤碑廊,不时驻足凝望、沉吟。忽然莫名想起刚入桂阳时,四野漫无边际郁郁生长的葱碧烟叶。桂阳烤烟的种植面积与产量居湖南之冠,打造的“桂阳金叶”品牌早已进入上海卷烟厂。我突然感觉,桂阳也仿如一支烟气漫腾的烟,烟雾芬芳而缥缈,仍然是一个尚待探寻的谜。

  匆匆归去后,舂陵江的涛声似乎接踵跟踪而来,向我一声声柔婉召唤。我深知,赵子龙的桂阳,我还会再去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