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父亲的扁担

文章内容

父亲的扁担

作者:晏伯承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02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我常常想起我的父亲,想起父亲的那根扁担。

  父亲的扁担有点“另类”。一般的扁担都是两端较窄,中间偏宽,直挺挺的,呈“一”字形。而父亲的扁担则两头上翘呈月牙状,这种两头翘的檀木扁担质地坚硬、韧性好,挑东西时比较省力。

  父亲生来就是卖苦力的命。他年轻时在脚行当脚夫,凭力气吃饭,主要在码头搬运粮食、河沙等,也帮客人挑些货物。那时没有机械,全靠人挑肩扛,一天下来,父亲常常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。

  父亲是个耿直人,说话办事一是一二是二,肚子里没半点“小九九”。他常说,凭力气吃饭,不贪不占,心里踏实。他最看不惯那些使诈卖鬼的小人,由此还惹过一次祸。脚行里有个小工头,外号“鬼不惹”,仗着与老板有关系,时不时盘剥、克扣脚夫的血汗钱。一次,父亲发现“鬼不惹”又侵吞了一笔钱,找他理论,对方恼羞成怒,对着父亲就是一拳。此时父亲窝在心头已久的恶气瞬间爆发,操起手中扁担三下五除二将“鬼不惹”打翻在地,打断了他几根肋骨。父亲出了口恶气,也为此付出了代价,但他觉得值,“这根扁担没打错人”。从此“鬼不惹”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耀武扬威,平日被欺凌的脚夫们还请父亲喝了杯“庆功酒”。

  解放后,父亲所在的脚行成了一家国有搬运公司,父亲还是干他的老本行,一干就是几十年,靠着他的扁担撑起了我们家的一片天。

  小时候,由于家庭生活困难,我们几姊妹营养不良,都得了疳积,面黄肌瘦,精神萎靡。父亲急得团团转,到处求医问诊,得知湘潭易俗河有老中医专治疳积,他便用扁担箩筐挑着我们去诊病。从老家到易俗河一个来回有七八十里路,父亲来回跑了好多趟,肩头都被扁担压得脱了皮。

  1968年,父亲退休,退休金少得可怜,家中入不敷出。父亲千方百计赚点钱补贴家用。他偶然发现某砖厂机器用润滑油就是家门前水圳里漂浮的废机油,便一有空就到水圳边捞油,过滤去杂,再挑到砖厂里去卖。这样一年下来竟然挣了六、七百块,我们才得以继续读书,全家才能度过那段极贫困的岁月。在那些年月里,父亲的扁担可谓功不可没。

  几十年过去,如今父亲早已作古,珍藏在家的那根扁担亦成为“古董”。每当我轻轻抚摸写满沧桑的扁担,就好像握住了那双布满老茧的手,又像在听父亲静静诉说那一个个悲怆而温暖的故事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