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医心

文章内容

医心

作者:聂鑫森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16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江南三月,细雨霏霏。

 

  年过花甲的古城中医院名医池北鸥,乘坐一辆猩红色的出租车,奔驰了半个来小时,在一座清幽的小院前停了下来。

 

  这是副市长杜心宇的家。他的妻子打电话来说,请池北鸥老先生务必出个急诊,并会派车来接。池北鸥说:“不必派车,我自个儿来!”

 

  平心而论,池北鸥对杜心宇的印象不错。杜心宇管的是城市基础建设,修环城公路,建花园式社区,维护老城区的长街小巷,成绩有目共睹;而且清廉,没听说老百姓在这个方面对他有非议。只是太不注意身体,饮食起居失调,不到五十岁就患了心脏病,头上白发丛生,脸上满是疲惫之色。

 

  在中医院,池北鸥擅长治疗心脏病及其他内科杂病,下方奇妙,活人多矣。杜心宇信奉中医,自然成了池北鸥的病人。每次来看病,总把小车停在离中医院百米之外,而后一个人步行而来,这一点让池北鸥很称意。在看过病后,杜心宇也不急着走,总要和池北鸥说说闲话。杜心宇在大学是学中文的,读了不少书,恰好池北鸥古文底子深厚,又精于书法和鉴赏古玩,两人往往三言两语,便觉心性契合。这次,杜夫人请池北鸥上门出诊,定是杜心宇病得不轻,无法下床走动。

 

  池北鸥提着小药箱,刚刚走下车,杜夫人就撑着一把伞迎了上来,说:“池先生,辛苦您了。老杜他偶感风寒,又发高烧,又说胡话,一身虚汗,只好有劳大驾了。”

 

  池北鸥说:“别急,别急,我保他无事。”

 

  小院里杜鹃花开得闹喳喳,猩红、粉红、素白、淡黄,一丛丛,一簇簇。池北鸥问:“是你们两口子侍弄的?”

 

  “是。”

 

  “很好。养花可养性,对心宇来说,则可治病。”

 

  他们走进了明亮而简洁的客厅。

 

  “池先生,先歇歇,喝口茶。”

 

  “不必。看病要紧。”

 

  杜心宇果然躺在床上,盖着一床棉被,蜡黄的脸,满头的汗,口里含糊地说着胡话。床头柜上,放着一只青花山水笔筒。池北鸥眼睛一亮,这分明是清雍正朝的东西,他家祖上就传下了这样一个笔筒,随手可卖个十万二十万的。

 

  池北鸥摸了摸杜心宇的额头,很烫,体温应达四十度。他又摆上小迎枕,开始切脉,敛声屏气,眼半闭,如老僧入定。切过脉,池北鸥半晌无言。这症兆似与心脏病无关,偶感风寒自是外加条件,但理应不是这个样子啊。他站起来,说:“杜夫人,借一步到客厅说话。”

 

  杜夫人着急了,问:“老杜怎么啦?”

 

  池北鸥径直走向客厅。

 

  “杜夫人,心宇这些日子有什么东西念念不忘吗?”

 

  杜夫人想了一下,说:“只有那个床头柜上的瓷笔筒。是我一个远房堂弟送给老杜的,他说虽是一件古董,但并不值钱,是亲戚间的礼尚往来而已。”

 

  池北鸥点点头,又问:“为什么突然之间送这个笔筒呢?”

 

  “听老杜说,我这个堂弟中了开发一个廉租房的标,这本是件好事,可办手续时却不顺利,老杜觉得这是政策允许的范围,为什么有人作梗呢,就为堂弟打了几个电话,把该办的手续办了。过了些日子,堂弟就送了这个笔筒来。老杜一回家,就捧着这个笔筒看,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的。这东西好吗?”

 

  池北鸥差点要说出“当然好”三个字来。他明白杜心宇的眼力也是不错的,定然知道这个笔筒是个好东西,虽是亲戚间的馈赠,作为一个领导,收之则心多惧怖,退之又依依不舍。

 

  “池先生,你……好像很为难,老杜的病……”

 

  “不,心宇之病,自然可医,你不必担心。这个笔筒呢,不过是个……赝品,并不值什么钱,我要用它作一味药引,不知你们舍得否?”

 

  杜夫人说:“这有什么舍不得呢?”

 

  “那就好。你将笔筒打碎,用碎瓷片熬出一大碗水。然后,我开个方子,你们按方买药,就用熬出的水煎药。服第一剂后,心宇清醒了,你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他,记住了?”

 

  “记住了。”

 

  池北鸥坐到桌子边,从药箱里取出铜墨盒、毛笔、处方笺,然后认真地写起来:“药引:赝品雍正青花山水笔筒碎片。正方……”末了,又写了一小段话:“心不动,欲何以生?药虽灵,意先而医。”而且一式两张。

 

  “一张拣药用,一张留给心宇吧。服药后,有什么反应,记得打电话来。”

 

  池北鸥看着处方笺,拈须而笑。他写的是行书,源出宋代的黄庭坚体,行气贯通,笔画之间顾盼有姿,堪称书法精品。他更惬意的是这一味药引,古人未有此例!从病理看,杜心宇身体原本虚弱,又夹带寒邪,无法用补,加之外感风寒,虚汗淋漓,又不能攻,所以,只是开了些比较平和的药。关键是药引,要让病人受大惊而心疼,继而大喜,发出一身透汗,再下另外的方子,方可奏效。

 

 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,池北鸥正在自家书房的灯下,摩挲那个祖传的雍正青花山水笔筒,电话铃忽然响了。是杜心宇打来的。“池先生,谢谢您白天屈尊上门,我糊糊涂涂的,也没向您道个谢,对不起啊。”


  池北鸥微微一笑,说:“我用府上的那个赝品笔筒做了药引,你觉得如何?”

 

  “好得很啊,听内人一说,又看了处方,那一身猛汗把我浇醒了,心动则生邪念、妄念,那才是真正的病之源。这张处方,我准备拿去托裱装框,挂在办公室里,时时拜读,引以为戒。明日,我再来中医院当面致谢,并请先生再切脉医心!”

 

  池北鸥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

  他觉得值!


主办单位: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
承办单位: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8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