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“钉子户”老张

文章内容

“钉子户”老张

作者:刘文清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3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老张压根没有想到,六十多岁的人了,竟然会成为“钉子户”。

  老张原是一家冶金机械厂的职工,企业破产后就着自家江边临街小楼辟了个门面,摆个小摊维持生活。老张为此郁闷了好些年。好在女儿结婚生子后,老俩口含饴弄孙,老张这才觉得生活有了滋味。谁料想因为城市建设提质,有滋味的生活变得烦恼起来。

  城市建设提质,需要拆掉临江的一些房屋。老张家也在被拆迁之列。一想到自己生活了60年的房屋即将化为一片瓦砾,老张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。说不支持政府,也不全是;说支持,心里头感觉不痛快。看到老邻居陆续签了拆迁协议,或是即将住上安置房,或是拿了征收补偿款欲买新房,老张急火攻心,乱了方寸。当整个住宅区渐渐成为一片废墟,在政府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做工作后,老张签了拆迁协议。

  就在拆房那天,被老张视为宝贝的那株发财树,不小心被倒下的铁门压断成了两截,老张心疼不已。老张是个有些迷信的人,看着发财树被压坏,气便不打一处来,非要求政府再补偿2万元不可,否则不拆了。局面僵持在那了。街道干部上门来了,联系这片区的干部来了,反复宣讲拆迁政策,动之以理晓之以情,老张横竖油盐不进。距拆迁最后期限一天天临近,老张丝毫不松口。在周边的房屋被拆除后,老张这栋二层的小楼,就显得格外突兀,成了“钉子户”。

  老邻居们对老张的所作所为皆嗤之以鼻。有的说老张是狮子大开口,真把发财树当成了“摇钱树”,想最后捞一把;还有的则说老张没有觉悟,不识大体、顾大局。老张又是个要面子的人。这些“空话”像针尖麦芒,扎在老张心口上。要补偿2万元的话已出口,如同泼出去的水,哪还有收回来的理由?此时的老张,感觉自己是骑上了老虎背。外孙被女儿带回了家,老婆也跟女儿回家了,小楼成了“孤岛”,老张仿似孤家寡人。

  女婿赵大伟是一名律师,执业多年,在业界和本地都有一定的影响力。如今岳父成了拆迁“钉子户”,赵大伟究竟是要为岳父的2万元补偿款“死磕”到底,还是依政府的说法劝岳父放弃?老邻居们盯着,拆迁干部也在盯着。

 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赵大伟来到老张小楼里。

  “岳老子哎,我也晓得你的心思,闹一下就行了,见好就收吧。政府也算是给足了你面子,拆迁干部都来了,你何不来个借驴下坡?”

  “你想啊,政府早按政策和法律给补偿到位了,要是因为你这么一闹就多补偿你,那还不乱套了啊,是不?”“作为一名老居民,你是希望这个城市越变越漂亮吧?所以讲,还是要尽一个市民的责任,支持政府做好事办实事”。说着就从公文包里摸出一沓人民币来。

  “大伟啊,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,我也不是存心要和政府作对,为多要几个补偿款。我只是感情上接受不了。你说,好好的祖屋,说拆就拆了……”说着说着,老张喉头发紧,也不知道大伟什么时候把一沓钱塞在了自己的手心。

  “我理解你的心情。老话又讲了: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老房子拆了,住上新房子,应该高兴啊!你要是把老房子住倒了,还要自己出钱建新房呢,多划不来啊,是不?”大伟开始俏皮起来。

  那一夜,大伟耳朵里充斥的都是岳父在房间和客厅间进进出出的声音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老张找到赵大伟。“大伟啊,这2万块钱,我拿在手上,总觉得不踏实。这钱,你还是退回去给政府吧!”“岳老子,你终于开窍了。我也实话跟你讲了吧,这2万块钱也不是政府给的补偿款,是我自己掏的腰包呢。”“你这个灵活鬼,没个正经样!”老张一掌拊在大伟肩膀上。
翁婿对视,会心大笑。

主办单位: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
承办单位: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7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