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微信扫码关注株洲新区发布公众号
您当前位置:株洲高新网 >> 文化 >> 原创文学>> 宛平

文章内容

宛平

作者:张雄文 来源:株洲新区 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04日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  一个闲暇的日子,江南草长莺飞,北国也冰开柳绿的时候,与三五友人相约,我终于踏上了北去的路。细细搜寻着寻访的终点,“抗日雕塑园”几个字跳入眼帘时,我耳边似乎已闻鼙鼓号角之声,心神便肃然起来。
 
  下了车,宽阔的街道边,远远见了座古城,城墙是民族的青灰色,向南边逶迤而去。箭垛齐整,敌楼巍峨,浅蓝的天幕下,静穆而恬淡,数百年的历史便凝固在眼前。
 
  近了西城,门拱上嵌了三个字“宛平城”,端肃的八分书体。宛平初名拱极城,于明崇祯十一年(1638年)建成,因地处京都咽喉,为兵家必争之地,是拱卫京城的一座桥头堡。
 
  进了城,街道青砖铺地,虽不宽敞,却十分平整。两旁屋舍俨然,青砖灰瓦,一色的平房,却也飞檐翘角,雕栏彩绘。铺面多是书画一类,精致典雅。街上有些冷清,偶尔才有人走动。一会儿,到了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”,规模很是宏丽,算是这儿最现代的建筑了。
 
  过了一所学校,就到东门了。我十分疑惑,如何城内没有蛛网般的小巷,只一条孤零零的大街,且这么短?后来见城边有一介绍石刻,才稍稍弄明白。原来宛平极小,特点是不设钟楼鼓楼,也没有集市广场,只有两座城门:东门、西门。两门都建有城楼、瓮城和闸楼,城的四角各建角楼。
 
  抬头望望城楼,虽不似天安门广场正阳门的宏大,却也巍峨轩敞,极见威严。踏着青石台阶,上了楼。城头竟也宽阔,约莫能并排走五匹马。内侧是平常的矮墙,外侧则有垛口、望孔、下有射孔,每个垛口还有盖板。城外一望,竟见还有一座四方的城墙围护,原来是瓮城。古典小说里常说,守城主将设计,将第一道城门打开,放敌军进来,然后关了门,瓮城里的人便成了瓮中之鳖,等四面墙头箭如雨下,便全纷纷落马,侥幸不死者也只得束手就擒。看来古人设计城池,瓮城是第二道防线,极具巧思的。
 
  沿城墙走到瓮城正门城楼,展眼一望,卢沟桥便在眼前,距城门不过几十米,桥下便是永定河。右边远处还有座铁路桥,一列红白相间的客车高速而过;左边是飞旋而去的五环公路桥,桥上车水马龙。  
  
  我在城头上徘徊良久,俯身在射孔上,想象着敌军蜂拥而来,作势射击一阵,不免感叹,城墙虽不高,冷兵器时代里也是易守难攻了。居高临下,只几块石头砸去,或许就击倒一片。而有了枪炮,隐身的箭垛便薄如纸片。1937年7月7日,全面抗战由这里爆发。我军从卢沟桥到宛平城头以低劣武器据守,早没了险阻,非有钢铁意志与拳拳报国之心,如何能阻挡日军狰狞的山炮野炮轰击!至今城墙上,尚有炮弹痕迹,想见当时战斗的激烈,不能不令人油然而生敬畏的情怀。
 
  回首城内,房屋整齐,树林阴翳。几株高树上,赫然蓄有鸟窝。一只黑灰色大鸟飘然而起,箭一般飞向远处。又有几根枝桠悠然伸到城头,微风里轻轻摇曳着。战争早已远去,“乱离人不如太平犬”,和平年代人人该谨记这一哀婉的叹息,珍惜眼下得之不易的安宁。默默站立城头,我祈祷永远不要有血与火的战争。
 
  下了城墙,出东门,来到卢沟桥。桥头立了块石碑,上面有乾隆皇帝的御笔,字迹却模糊不清。桥身是青石板铺就,班驳不堪,写满了历史的沧桑。桥下永定河水早已干涸,杂草丛生,荒芜破败。
 
  返回时,沿宛平城墙根走,见有许多圆柱体石雕,黑色的表面上刻了些字迹,或龙飞凤舞,或端庄典雅,都是名家手笔。过去一瞧,原来写着日军在中国各地的暴行,或放火或杀人或强奸,自然是罄竹难书的强盗行径了。
 
  长久静默致哀后,我回望阳光下宁静的古城。昔日的凶残与罪恶早已化为灰烬,而古城和它凝结的文明,与整个中华一道,巍巍犹在。
主办单位:株洲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
承办单位:株洲市天元区委网信办
通讯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株洲大道北1号高新大厦
版权所有:zzgxq.gov.cn/chinapowervalley.gov.cn 2008-2017
备案号:湘ICP备08005235号